首页 未分类 正文

明知塔利班会卷土重来,拜登为何坚持从阿富汗撤军?

  喀布尔国际机场里,大批阿富汗难民挤满了航站楼、停机坪和跑道,想搭上飞机逃往国外。为驱散人群,控制机场的美国士兵朝天开炮,混乱中至少有5人死亡。不顾四周围拢过来并试图攀爬登机的人群,美军运输机强行起飞,几个试图扒在机舱外的阿富汗人很快就从高空坠下。

  当地时间8月16日发生的这一幕幕混乱景象,被很多媒体拿来与1975年“西贡大撤退”进行比较,仿佛历史重演了一次。

  一个月前,多位亲阿富汗政府人士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还都强调,对于美国总统拜登“相信阿富汗政府安全部队实力”的说法,他们还是有信心的。另一个在喀布尔广为流传的说法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称赞政府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指挥得当”。

5月2日,阿富汗士兵与美军士兵在赫尔曼德省一处军事基地升起阿富汗国旗。当日,美军向阿富汗国民军移交该处军事基地。图/新华

5月2日,阿富汗士兵与美军士兵在赫尔曼德省一处军事基地升起阿富汗国旗。当日,美军向阿富汗国民军移交该处军事基地。图/新华

  但事实上,那场夸赞政府军的记者会上,米利紧接着还说了一句: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的战争也可能以“糟糕的结果”告终,至于哪种结局的可能性更大,“我们还不知道”。而长期担任拜登阿富汗事务助手的米勒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前,白宫就已经预料到了阿富汗政府军同塔利班之间的内战结局。

  “美国官员能说什么呢?难道说阿富汗政府军表现得不好,所以我们对他们没有信心?”米勒反问,“不管内部评估的结果是什么,我们的公开表态不能抛弃盟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看不到在阿富汗发生的一切。最多就是没有预料到这么快发生。”

  “不与塔利班交战”

  8月初,美国情报部门发布报告称,预计阿富汗政府军可以坚守喀布尔至少三个月。而在拜登4月中旬正式宣布将在5月1日前开始从阿富汗撤军时,美方的估计是“塔利班可能在一两年内夺权”。米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白宫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不论撤军后阿富汗会发生什么,不管塔利班和加尼政府能否达成和平协议,都必须全面撤军。

  担任参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时,苏联入侵阿富汗、塔利班崛起及美国的对阿政策就是拜登的“业务范畴”。2008年出任拜登副总统行政办公室主任的莫伊·维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奥巴马就任总统后,很快就将阿富汗增兵与撤军的事务交给拜登,“第一年我们办公室在这件事上花了很多时间”。

  米勒也回忆称,奥巴马政府围绕阿富汗政策,确实出现过“没有和平协议不能撤军”的观点,但拜登并非这种立场的支持者。相反,当奥巴马的驻阿美军司令官麦克里斯特尔推动向阿富汗增兵、通过大规模部署陆军帮助政府剿灭塔利班时,拜登表示反对,而是主张只保留“最小规模的军事存在”,通过无人机等非对称作战方式精准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美国总统拜登8月16日表示,美军撤出阿富汗是正确决定,同时承认阿局势恶化快于美方预期。图/人民视觉

美国总统拜登8月16日表示,美军撤出阿富汗是正确决定,同时承认阿局势恶化快于美方预期。图/人民视觉

  2020年竞选期间,拜登进一步明确自己的阿富汗政策。此时特朗普政府已在当年2月与塔利班达成旨在结束阿富汗战争的和平协议,承诺美军和北约部队应在14个月内全部撤离阿富汗。在阿富汗政府看来,相比于特朗普的撤军方案,拜登的“最小规模军事存在”承诺是更优选择。但等到拜登正式就任总统后,他还是延续了特朗普的政策,只是将美国全面撤军时间从5月延迟到了9月。

  对于拜登的政策转向,米勒毫不感到意外。她认为,十年前对驻阿富汗美军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大谈“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时,拜登的真实含义就是“不与塔利班交战”。而如今拜登很可能受到了来自军方的压力,他们说服拜登重新评估了此前驻阿美军的战况。

  原驻阿富汗外国联军空军指挥官迈克尔·莫斯利曾总结道,通过空中精确打击和特种作战打击恐怖主义是不现实的。敌人没有任何特殊的穿着,而阿富汗本地人也多会携带武器以求自保,美军同盟的武装团体、塔利班以及拜登心中的“有国际威胁的恐怖组织”,打扮和举止几乎一模一样。“指挥官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无人机操作者无从知道能不能开火。”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每年有约2000名阿富汗平民在冲突中丧生,其中半数死于塔利班及其他武装团体的行动,另一半则多是因为美军的空袭。在2008年联军一次作战行动造成51名平民死亡后,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都不得不出面表示:“这些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的意图是非常好的,但我们很难继续接受平民伤亡。”左图:2001年9月12日,美国纽约,总统小布什在五角大楼巡视在“9·11事件”中遭受冲击的区域。

2001年9月12日,美国纽约,总统小布什在五角大楼巡视在“9·11事件”中遭受冲击的区域。

  当拜登要求将无人机作为核心作战手段后,联军更新了自己的作战要求,命令操作无人机的士兵“用正确的术语避免任何指令延迟”,即在向上级报告时使用“明确确定”和“可确定的威胁”等用语来寻求攻击许可。法律专家则指责,这是军事指挥官试图逃避自己的战争罪责任。

  “总之,拜登上任后更详细地研究了小规模反恐部队部署的可行性,然后意识到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如果要让美国军队继续留在阿富汗,他们必然会与塔利班作战。”米勒对《中国新闻周刊》总结道,“从塔利班的角度看,让美军留在那里也是不可容忍的,即使美国说他们在那里只是为了反恐。”

  是否确保阿富汗的安全形势?

  对于拜登的撤军政策,国务卿布林肯近日对媒体辩解称,美国最初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是抓住“9·11”恐怖袭击的元凶、“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该任务已经完成,美国成功阻止了激进分子进一步袭击美国。布林肯表示,美国向阿富汗政府军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在人数和装备上都比塔利班占优势,但无法保护阿富汗整个国家。

  将问题聚焦于“打击国际恐怖主义”而非消灭塔利班,并非拜登的首创,而是本世纪历届美国政府对阿富汗政策的初衷。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塔利班政府拒绝向小布什交出策划事件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成为美军全面入侵阿富汗的导火索。

  三个月后,小布什宣战时警告的“我们从未见过的漫长战役”一语成谶。本·拉登带领“基地”组织高级官员们逃亡巴基斯坦,随后不断派小股游击队返回阿富汗攻击美军。美军没有向盟国境内追击,而是又花了两年时间才宣布完成在阿富汗境内的主要作战行动。

 2009年10月29日,美国多佛空军基地,空军C-17军用运输机运送回在阿富汗丧生的美国陆军中士戴尔·R·格里芬的遗体。美国总统奥巴马(右三)出席仪式。

2009年10月29日,美国多佛空军基地,空军C-17军用运输机运送回在阿富汗丧生的美国陆军中士戴尔·R·格里芬的遗体。美国总统奥巴马(右三)出席仪式。

  随后美军将重心转向伊拉克战场,驻阿美军一度缩减到8000人,之后又在奥巴马执政初期扩张到10万人。但是,当增兵举措未能剿灭“基地”组织、反而陷入与塔利班的全面冲突后,国会山从最左翼的桑德斯到最右翼的麦康奈尔,都同声谴责一年40亿美元的阿富汗军费开支以及对“能力极差”的阿富汗政府军的资助。从2002年到2021年,美国共拨款883亿美元用于装备、训练和维持阿富汗政府安全部队,军事开支占2002年以来为阿富汗重建拨款总额的62%。

  2011年5月,美军最终还是进入巴基斯坦境内击毙了本·拉登。次月,奥巴马就宣布逐渐撤军,甚至提出在2014年前将安全责任移交给阿富汗政府。不过,奥巴马最终还是认为,不能在不确保安全形势的情况下彻底撤出阿富汗。

  “实用主义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与塔利班展开的撤军谈判速度明显加快。在塔利班拒绝向阿富汗政府让渡权力又拒绝承诺不支持美方口中的“国际恐怖主义”后,特朗普在2019年9月一度终止了多哈会谈。但次年2月,美国政府和塔利班代表重聚卡塔尔时,美方反而拿出了比此前“更优越的条件”,承诺在正式撤军前预先停止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且会根据塔利班的要求释放超过5000名在押犯。此外,阿富汗政府也被迫不再坚持“塔利班先停火再谈判”的立场。而美方要求塔利班作出的核心承诺其实只有一项:不支持跨国恐怖主义活动。

  对于特朗普政府和塔利班进行的谈判,阿富汗政府深感不满。美方给塔利班开出的条件,被加尼的高级助手瓦希德·奥马尔称作“给予塔利班本不应有的合法性”,总统加尼和副总统萨利赫多次公开批评:“我们不要外国强加的和平。”

  而塔利班的承诺中,却没有提及是否会放弃推翻加尼政府。在协议以极快的速度签署后,虽然印度政府也抱怨美方没有通知“地区伙伴”,但阿富汗问题相关各方都迅速推进与塔利班的接触。塔利班指挥官阿加向媒体炫耀:“协议大大提高了塔利班的声誉。”

2019年11月28日,阿富汗巴格拉姆,美国总统特朗普视察美军士兵,与士兵一起庆祝感恩节。本版图/人民视觉

2019年11月28日,阿富汗巴格拉姆,美国总统特朗普视察美军士兵,与士兵一起庆祝感恩节。

  “塔利班追求的是有效的军事和政治相结合的战略,他们有充分的宣传技巧,也试图与地方力量达成本地化的交易。”米勒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塔利班采用的是分而治之的政治策略,一直对与其他阿富汗势力谈判持开放态度,而且他们既有的成果足以向其他地方势力说明,什么样的交易是可能达成的。

  米勒还指出,加尼政府崩溃的一项关键原因是,不同地区的势力、不同的政治掮客都对美军撤军后的阿富汗政府没有信心,为了各自的利益去追寻塔利班的崛起。

  “从来没有一个撤军的好时机”

  2021年2月,在确认放弃保留“小规模军事存在”、继续特朗普留下的撤军议程后,拜登在作出撤军决策上,保持了和前任特朗普一样的“高效”。

  “某种程度上,考虑到奥巴马政府时期撤军就已经是美方政策的一部分,拜登这次的决定是意料之中的。但不论是在阿富汗还是在整个欧洲,各方还是都感到一定程度的意外。”英国军情机关前负责人约翰·斯佳丽指出。

  而在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在撤军进程开始后,由上至下的失误和“乌龙”也频频出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给加尼写了一封在喀布尔引起轩然大波的信,用命令的口吻要求“迫切加速和谈,迅速走向和解”,并告知美方已经要求土耳其在几周内为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准备好会谈,一举敲定和平协议。事实上,双边会谈除了确定在开斋节停火三天外,一无收获。

7月5日,阿富汗帕尔万省,美国和北约军队已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全部撤离。一名阿富汗士兵弹奏着美军留下的吉他。

7月5日,阿富汗帕尔万省,美国和北约军队已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全部撤离。一名阿富汗士兵弹奏着美军留下的吉他。

  问题出在新任美国国务院阿富汗事务特使哈利勒扎德向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匆匆递交的和平协议草案,其核心思想是先实现全面停火,然后用一个包含塔利班的过渡政府取代阿富汗民选政府,由该政府自行就未来的长期治理体系展开谈判。多位前任美国阿富汗事务特使公开表示,这份草案中,没有任何一项是可能赢得双方青睐的。米勒的前任维克拉姆·辛格指出,草案中的“第一阶段”停火要求,塔利班就不会去做。让这个拥有很多个性迥异的一线指挥官的组织实现全国同时停火,对塔利班领导人来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米勒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关键问题在于过渡政府,草案没有明确阿富汗各方在这个政府中的权力配额,也没有指出由哪一方控制安全机关和军警。此外,草案要求过渡政府保留2004年由美国主持制定的宪法,这是塔利班不可能接受的,“塔利班不会为了换取部分权力,而同意被纳入一个他们反对的政治体系”。

  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则拒绝在美国的“胁迫”下向塔利班以及政治反对派分享权力。副总统萨利赫公开表示:“美国可以对自己的军队做出决定,但不可以这样对阿富汗人民。”

  “即使拜登政府主推的和平进程得以实现,一个多派系且包含塔利班的过渡政府也会迅速因分歧而瓦解。”米勒指出,“过早地颠覆当前的阿富汗政府结构,并不会减轻未来的风险。” 7月5日,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外,一名阿富汗男子在他的商店里休息。他的商店主要出售美国二手物资。本版图/澎湃影像

7月5日,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外,一名阿富汗男子在他的商店里休息。他的商店主要出售美国二手物资。本版图/澎湃影像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也在8月12日批评称,拜登政府等对阿富汗和平进程的呼吁“都是鳄鱼的眼泪”。在和平协议草案被双方拒绝后,拜登宣布在撤军后继续向加尼政府提供经济和军事支持。另一位前任美国阿富汗事务特使奥特立即指出,这些承诺早在越南战争时就做出过,而其结果是“空洞无效”。

  不过,米勒也指出,对拜登政府而言,能让美国脱离长期战争的泥沼,而塔利班也承诺不支持反美的恐怖组织,已经“是最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结果”。

  2月以来,塔利班政治办公室的代表团访问了俄罗斯、伊朗、土库曼斯坦等国,向各国承诺将战争控制在阿富汗境内,保证不会威胁邻国,并愿意为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天然气管道项目等提供安全保障。

  在8月的战争最后阶段,曾在2001年战争中支持政府军打击塔利班的乌兹别克斯坦遣返了被塔利班驱赶入境的阿富汗政府军。美国和平研究所援引一位乌兹别克斯坦人士的话说:“我们以前就和塔利班做过邻居,我们可以重新调整(对阿政策)。”

一位阿富汗邻国参与处理涉阿事务的官员表示,其所在政府直到7月中旬还不确定塔利班与加尼政府的胜负,预估的情况是加尼政府与塔利班各控制一部分区域。他透露,该国与阿富汗各方都进行接触,与加尼政府主要就基础设施投资及喀布尔新城开发进行商谈,与塔利班则就矿产资源和边境安全进行接触。

  8月10日,在塔利班占领8座省会城市后,拜登说,他不后悔从阿富汗撤军。他强调,华盛顿在过去20年里花费了1万亿多美元,损失了数千名军人。至于阿富汗,“阿富汗军队的人数超过塔利班,他们必须愿意战斗——为自己而战,为国家而战。”

  仅仅过了一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占领了阿富汗总统府,加尼随即逃往国外。当天,拜登依然表示对撤军的决定并不后悔:“20年过去了,我从惨痛的经历中认识到,从来都没有一个撤出美军的好时机。”他还辩解称,自己面临的选择要么是坚持先前与塔利班谈判达成的协议,今年就从阿富汗撤军,要么就是向阿富汗再派遣数千名军人,参加“第三个10年”的战争。

  不过,拜登随即也宣布,他结束在戴维营的度假安排,赶回华盛顿,以解决“紧急的阿富汗危机”。